首页 > 文化 > 高校博物馆缘何沦为赝品重灾区

高校博物馆缘何沦为赝品重灾区

来源:北京商报重庆大学博物馆佛像展品针对重庆大学博物馆一场艺术展引发的赝品质疑,10月15日,重庆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已成立专门工作组,核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近年来,从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馆元

2019-12-02 15:21:32

资料来源:今日北京商业

重庆大学博物馆的佛像展览

10月15日,重庆大学官方微博发布声明称,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检查结果将及时向公众公布。近年来,从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博物馆的元代收藏到北京师范大学捐赠的瓷器,大学博物馆似乎成了收藏纠纷最严重的地区。虽然展品的真实性尚未确定,但频繁发生的“踩雷”事件应该让大学生思考大学博物馆承担的功能与专业文化艺术组织不同,它作为博物馆应该履行什么职责,应该遵循什么规范。

对突然伪造的怀疑

几天前,一篇题为“重庆大学花了670万英镑建了一个假博物馆?媒体的这篇文章将最近开放的重庆大学博物馆推到了舆论的前沿。文章质疑重庆大学博物馆“大象造型——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部分展品的真实性。

文章指出博物馆里有一个模仿继母吴丁的“商代兽面图案牛鼎”。造型来自平朔秦汉墓或海暗侯爵墓,以及一米多高的“汉雁鱼铜灯”。南京博物馆元青花梅瓶罐仿制品:从国家博物馆庭院里的新坟墓里模仿骆驼的陶俑,并带着音乐;一米多高的康熙窑瓷器;展品如模仿四羊广场雕像制作的甘龙瓷器。

10月15日,重庆大学官方微博针对网民提问发表声明称,重庆大学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以认真负责的方式检查情况,并将及时向公众公布结果。

据《重庆日报》此前报道,10月7日,重庆大学博物馆在沪西校区开幕,并举办了“大象造型——中国古典造型艺术展”。所有展品均由重庆大学教授、著名收藏家吴应骑捐赠,包括玉器、青铜、陶瓷、佛像等,共计400多件。

据北京商报记者今天询问,吴应骑曾是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1982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他的主要作品包括《如何鉴别当代中国画》、《如何鉴别古代瓷器》、《如何鉴别古代中国画》等。

目前,重庆大学博物馆已经关闭。北京商报记者今天就重庆大学的一个假博物馆问题打电话给重庆大学。另一方的答复与声明基本相同,并表示工作组的调查需要一些时间。此外,重庆市文物局博物馆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媒体,重庆大学博物馆是一个民间博物馆,尚未上报文物局审批。目前,重庆市文物局已经介入调查。

根据文化部2005年颁布的《博物馆管理办法》,博物馆所在地的市(县)级文物行政部门在申请设立博物馆时,应当经初审后向省文物行政部门提交相关材料。申请设立非国有博物馆,应当同时提交博物馆章程草案。中国国家博物馆委员、中国文物协会青铜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员王忠心表示,“根据国家有关规定,无论是设立公共博物馆还是私人博物馆,都应报文物部门批准。重庆大学博物馆未经文物部门批准,明显不符合有关规定。”

许多高校经常“踩雷”

以“学院和大学”为背景,它似乎为博物馆等文化机构的建立增加了更多的学术权威。然而,近年来,高校文化机构经常卷入展品真实性的纠纷。一些业内人士指出,许多民间展览由于混淆了年龄和展览名称的概念而发挥了边缘作用。特别是对于古代文物,不同的专家对同一件文物会有不同的看法。

与重庆大学博物馆的情况类似,浙江师范大学陶瓷艺术博物馆是由校友为该校美术学院退休教师李树地捐赠成立的。当它在2015年6月正式开放时,它被批评和质疑为“荒谬的虚假”。然而,浙江师范大学当时强调,大多数展品都标有“无标识”,仅供观众欣赏。与重庆大学不同,浙江师范大学的机构被命名为“美术馆”。根据原计划,浙江师范大学打算把陶瓷艺术博物馆变成一个集教育、科研和公共文化推广于一体的文化平台。然而,当北京商报记者今天搜索浙江师范大学官方网站时,他们发现,纠纷发生后,陶瓷艺术博物馆的相关新闻仍然停留在开馆当天,该机构基本消失。

北京师范大学也卷入了“瓷器捐赠风暴”。2016年,北京师范大学校友、实业家邱继端向母校捐赠了6000多件古陶瓷,称“其中包括汉魏晋宋元明清时期的陶瓷代表和窑洞”。该大学宣布成立中国古陶瓷博物馆——北京师范大学邱吉端(Qiu Jiduan),该馆被宣传为中国古陶瓷博物馆中的第一所大学。当捐赠的消息传开后,对各种假货的怀疑随之而来。北京市文物局回应称,该博物馆尚未备案,也未收到任何单位或个人对这批瓷器的认证申请。

建立博物馆接受捐赠却陷入“假门”的境地,目前,高校文化教育机构举办的借阅展览也经常引发争议。据《今日京商》记者报道,今年分别在清华大学美术馆和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的“张伯驹潘素夫妇艺术文学展”和“达芬奇及其艺术团体展”被业内许多人指出作品可能不真实。

推进美育,丰富文化遗产,是许多高校建设文化机构和举办展览的初衷。然而,日益暴露的问题是大学在建立文化教育机构时的标准意识和专业能力。历史文物和艺术品对高校很有吸引力,但许多高校评估不专业,甚至忽视报批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冀涛今天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国家文化评估委员会高级委员徐永祥此前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近年来,文物市场发展太快,但法律法规跟不上,或者实施不理想,导致了一种不规范的状态。如果这样的问题发生在由大学管理的博物馆,那么私人博物馆将会有更多的问题。”

博物馆建设急需标准化

与其他公共博物馆和私人博物馆不同,大学博物馆不仅承担普通教育和公共教育的职能,还承担专业教学的使命,这就对大学博物馆的教学、研究和展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王忠心说,无论是捐赠文物还是举办展览,大学博物馆都有“真假风暴”并不奇怪。虽然藏人向大学免费捐赠是一个很好的起点,但大学在接受捐赠时,应寻求第三方组织对文物的鉴定和研究。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一些不受经济利益驱动的高度模仿的展览也在传播中国文化,并具有研究和教学的功能。这本来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高校应该在引言中写“模仿”这个词。

在冀涛看来,“既然是博物馆的展览,我们就应该传播正确的文化。如果一份副本在导言中没有标明王朝,这是可以理解的。一旦指明了朝代,我们应该对此负责,以便更好地传播文化。”

“收藏界一直有一种误解。普通藏族人普遍认为,在文化教育机构工作的人员和高校教师必须有自我认同的能力,但事实并非如此。尽管文化教育机构的专家和高校教师在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评价更像是一项复杂的工艺工作。普通博物馆往往有一套严格的展览审查机制,大学博物馆也应建立展览审查机制,以最大限度地确保大学博物馆应有的教学和研究职能。”冀涛补充道。《今日北京商报》记者宗永善和胡小玉

快乐十分钟 江苏十一选五 五百万彩票网 上海11选5 天津十一选五投注

相关推荐

© Copyright 2018-2019 homehelper12.com 菡荚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